中文   |   En
首頁   >   企業動態   >  數據新聞   >   九次方大數據:未來已來,數字產業的4個新看點

九次方大數據:未來已來,數字產業的4個新看點

發布人:本站編輯    2019-06-20 16:10:13

如果說互聯網改變了人們的行為方式、生活方式,那么大數據帶來的全面數字化革新,將改變全人類的思維方式,重塑公民社會生活的新空間與新秩序。

image.png

習近平總書記在博鰲論壇上提出,幸福和美好未來不會自己出現,成功屬于勇毅而篤行的人。通過數字產業中上下游全產業鏈參與者的不懈奮斗,使得碎片化、局部化、地域化、部門化的數據,首次有序結合在一起,沖破信息孤島,消除數據煙囪,推動信息共享,激發新的價值。

近一段時間來,以大數據為錨、科技創新為帆的新亮點頻頻躍入產業與公眾視野,讓百姓增加獲得感的同時,也帶動了各行各業的發展。

 

數字政府:新的執政思路

大數據時代,國家治理方式也在革新,“新”在政府治理方面前所未見的深刻性變革,“數字政府”概念應運而生。

數字政府,就是在現有政府組織架構下,遵循“體制創新+技術創新+管理創新”三維一體架構,所形成的一種新型政府運行模式。用數據對話、用數據決策、用數據服務、用數據創新。作為數字中國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數字政府是推動數字生態建設、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再創營商環境新優勢的重要抓手和重要引擎。

image.png

相較過往常常被詬病的繁文縟節、拖泥帶水的作風,政務服務“掌上辦”“一網通辦”,企業和群眾辦事“數據多走路”“只進一扇門”“最多跑一次”等新提法,均在數字政府的框架下提出并走向現實。告別網絡不聯通、系統不貫通、數據不匯通,以提升政府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主要目標,使得數字政府成為供給側改革道路中的一大亮點。

如何從行政權力有效配置走向數據資源有效運用,關鍵是由數據賦能,讓數據驅動決策,而不再是數據輔助決策。數據是信息時代的生產資料和基本要素,數字政府的治理雖然同樣存在對社會公共事務的管理,但這種“管理”是依托數據資源進行的精準治理。因此,數字政府建設實質上催動了傳統政府以權力為中心到數字政府以數據、信息、網絡為中心的轉變。

如何建設服務型政府,關鍵是促進傳統政府走向傳統政府和電子政務的深度融合。從“政府端菜”變為“群眾點菜”。以人民為中心,這是數字政府最基本的價值導向。服務型政府建設強調政府在線下與線上的深度融合、有效銜接、相互補充。線下傳統政府是電子政務在物理世界的支撐和依托,電子政務是數字政府在虛擬世界的組織形態和實體政府的延伸,要探索線下與線上業務體系的補充和協同,保證與公眾零距離、實時性互動交流,了解公民訴求并快速響應,從而推動政府服務質量和服務效率的提升,不斷提升人民的滿意度,進而提升政府的公信力。

如何促進政府、市場、社會的協同共治,從單一治理主體走向多主體,數字政府也是此中的關鍵節點。傳統政府治理實踐中,往往由政府生產、提供公共產品及公共服務,同時進行社會公共事務的治理。隨著社會資源的網絡化配置,市場組織、社會組織和廣大民眾都可以有效參與公共事務管理和公共服務供給,主體之間的互動表現出大規模、實時化、自發性、社會化的協作特點,治理實踐也越來越多地呈現政府、市場、社會在公共領域的協同共治。以此,需進一步發揮行政治理機制、市場治理機制、社群治理機制的功能優勢,通過跨界互動和平臺協作,協調各種資源實現價值協同,創造公共價值。

由此,先進企業的數字道路實踐無疑是數字政府建設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政府數據應用場景服務商、城市數據資產運營商、人工智能數據源服務商九次方大數據提出,數據財政終將超過土地財政,成為未來國家競爭的決定性力量。九次方并與全國80多個地方政府合資成立城市大數據應用及數據資產運營管理公司,用技術與創新實力部署了500多個大數據平臺,獲得專利及軟著等專業資質逾200項,因地制宜助力當地政府釋放數據價值。

 

數字生態:新的產業未來

2017年起,政府工作報告寫入“數字經濟”,提出推動“互聯網+”深入發展、促進數字經濟加快增長,被視為撬動經濟增長的新動力。由此衍生的數字生態共同體概念,也逐漸為更多人所接受。

具備價值循環體系、產業融合機制、社會協同平臺這三大特征的新型經濟單元,可以稱之為“數字生態”。數字生態是數字經濟的基本單元。大量異質性的企業,借助大數據等新興技術,緊密的融合在一起,形成的共生、互生、乃至再生的價值循環體系,產生新的產業融合機制。與傳統產業受時間、空間限制不同,數字經濟體往往可以跨越地域、行業、系統、組織、層級形成廣泛合作的社會協同平臺。

image.png

同時,以各個省市為單位來看,依靠城市自身條件生長起來的數字生態將會更加穩固,從特色產業與區位特征出發,聚焦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新舊動能轉換和產業轉型升級;“中國制造2025”規劃和“一帶一路”倡議等頂層設計,也對身處技術創新、智能制造和ICT基礎設施領域的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給予了大力支持。

業內專家判斷,未來的行業與公司發展壯大,都將基于特定的數字生態,要么建立一個新的數字生態,要么加入一個數字生態。游離于數字生態之外的公司,將難以生存。

始終致力于生態培育的九次方大數據,在筑穩自身實力基礎的同時,托起大數據行業的新鮮血液和創新智慧,與眾多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戰略性技術新興企業共同成長,打造合作共贏的格局。

在內部,九次方鼓勵內部創業,摒棄了傳統的中控式發展,依靠戰斗在一線的合資公司深入客戶需求,分析市場痛點,培育、孵化數十支獨立縱隊開展平臺研究,進行項目落地,在各自的專業領域打磨產品,促進內部資源互聯互通、高效利用,契合客戶日益多元化、個性化的服務所需;在公司外部,九次方以出色的技術支撐與強大的渠道能力,吸引到了不少大數據行業細分領域的優秀公司加入,如專注教育大數據的新朋程、專注商業交易數據的數衍科技等,并開放所有資源支持這些公司成為各個細分應用領域的領軍者和排頭兵。

 

數字科技:新的前沿突破

在各種新鮮名詞紛至沓來的第四次技術革命中,數字科技既熟悉又陌生,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如雷貫耳,隨著媒體的轟炸以及生活的滲透頻率越來越高,公眾對數字科技的認知也趨向深入。

當前,數字科技已經進入到社會幾乎所有領域,包括政治、經濟、文化、醫療預防、金融、農業、能源、城市管理等。如量化技術、人工智能能夠通過對歷史數據的分析幫助用戶做出投資決策,準確率可超過現有的人工分析;電商平臺積累數據的挖掘分析,制成用戶畫像,就能準確挖掘出消費傾向,推送商品;通過對城市交通通行、擁堵、車輛數據、上下班時間、紅綠燈技術等綜合數據的分析能夠組合出最佳通行方式以及紅綠燈最佳時間設計,可達到高峰期提高20%的通行率。

image.png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強調指出,要“堅持創新引領發展,培育壯大新動能”。新動能需要從創新中生發,企業又在創新中占領主體地位。科技創新企業可以提供技術含量高的產品或服務、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具有核心競爭力,既可在技術上持續獲取創新成果,也能不斷拓寬科技服務的范圍。

為鼓勵企業的科技創新能力,政策和資本再次共同發力。作為今年資本市場最受關注的焦點之一,專為科技型和創新型中小企業服務的科創板被譽為“中國版納斯達克”,在資本市場發展的內生性改革要求下,以國內經濟沃土耕植的科創企業群體為依托,亦飽含國家大力扶持科創企業的深刻戰略意圖,必將成為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重要新生力量。

因此,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擁有硬核技術和靠譜商業模式的科技公司,將成為發展的前沿和主導。

 

數字治國:新的時代特征

近年來,數字治國成為轉型熱詞,與各項頂層設計思想一脈相承。九次方大數據創始人王叁壽提出,數字治國需要從大數據輔助政府治理與決策的角度來理解。

從以經驗治理,轉向數字治理,承載的不僅是以科學技術為代表的生產力的發展,也不限于以數字化為手段的治理技術,更深層次的是以數字化驅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新理念,在引領中國發展的地域性方案之外,更是面向全球治理的原創理念和實踐方案,是影響中國未來和世界未來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image.png

數據的釋放、融合、共享以及應用,是引領數字治國變革發展的前提。在此之上,九次方大數據身體力行,提速各界數據資源融合釋放,啟動數據資產運營,創新數據應用普及,最大限度地盤活各級政府手中公安、交通、醫療、衛生、就業、社保、地理、文化、教育、科技、環境、金融、統計、氣象等海量數據,為數字治國的提高社會治理能力、踐行數字化決策提供了方法論。

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一個國家選擇什么樣的治理體系,是由這個國家的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決定的,是由這個國家的人民決定的。不難預見,未來的國家治理乃至全球治理,將基于物理世界與數字世界深度融合的雙重整合,對過剩的供給、落后的生產能力、粗放的生產關系進行了數字化重組,重構生產力與生產關系、上層建筑和經濟基礎的辯證關系。在這場時代的巨變中,九次方大數據正在以堅定的目標和專業的實力,踐行數字中國及數據治國國家戰略。


海盗王客服